搜索
万物有灵新浪微博 万物有灵QQ 万物有灵微信

盲投,如何在影响着奥斯卡?

日期:2018-03-08 10:35:48
       电影摄影大师罗杰·迪金斯提名14次提名奥斯卡,终于拿到了小金人,对于这个奖来说是实至名归的。但是在其他奖项上一样存在莫大争议,比如最佳影片《水形物语》,所以,在奥斯卡投票程序在解释“监督”这件事上有很长的路要走。
文章来源:好莱坞报道 (hollywoodreporter)
 

盲投,如何在影响着奥斯卡?

       这一切源于奥斯卡投票过程的一个怪癖。但,在解释之前,首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些历史。

       美国电影艺术和科学学院成立于90年前,建立这个能够汇集整个电影行业的最伟大的艺术家组织的想法是由制片厂主席提出来的,因为他们认为这样能让员工感到受到重视,这有助于抵制正在冲击其他行业并可能使自己的复杂化的好莱坞的工会化。

       为了赢得本来想组织工会的各方支持,制片厂主席及其公关顾问绘制了由行业各分部最有成就和受敬重的人士组成的精英组织图,原来包括演员、导演、制片人、技术人员和编剧。每组选择代表出任委员会,帮助解决任何和行业相关的问题、担忧和争议。

       之后,他们还建议该组织可以提供另一项可能足够激起人们支持的服务:每年颁发“成就奖”,奖励形式就是小金人,也就是一个骑士手握十字军战士的长剑站在有五环的一卷胶片上,五环代表原先的5个分部。小金人也即是后来为人们所知的奥斯卡。

       但,在奥斯卡成立几年后,当经济大萧条的低谷时它裁定除了制片厂主席外,所有人都减薪后,人们才明白这个组织的存在主要是为了服务和保护制片厂主席的。这导致了许多人辞职和后来许多工会的建立,这些工会如今依然存在。学院和它的奥斯卡奖当时几乎垮台,但它们幸存下来并恢复了声望,这多亏了该组织从那以后不再参加劳动争议,并将重点放在教育、保护和奥斯卡奖上。

盲投,如何在影响着奥斯卡?

       学院早期设立的5个分部如今已扩大到17个,包括从服装到视觉特效的各个领域。和当初学院设立的初心一样,每个分部都会选择该类别的或者适用于其成员的专业领域的类别的提名人。比如,只有声音部门成员才能挑选最佳音效和最佳混音的提名人,而所有成员都能参加最佳影片的提名。

       这讲得通:只有了解特定技术的人,才是最有资格鉴定其中最好的例子。

       但是,决定了提名人之后的投票,到了第二环节事情偏离了轨道。学院认为所有成员都有资格为所有领域的奖项投票,这导致出现了一些可笑的场景,像是纪录片部门成员帮助决定奥斯卡最佳化妆和发型的获奖者,以及短片和长片动画部门为最佳剪辑影片投票。

       这个制度无疑使许多奥斯卡赛事的赢家变得不那么名副其实。上一届奥斯卡中,为最佳服装设计投票的6,687人中仅有117人是服装设计师,仅占整个机构的1.75%,他们才是最有资格投票的人,或者为最佳原创音乐投票的6,687人仅有279人是作曲人,仅占总人数的4.17%。
 
       学院官方并没有站出来针对这个情况发表过令人信服的观点。事实上,这是设计缺陷,在分部门数量较少的时候这个缺陷还没如此明显,于是随着时间推移就被接受了。没有人想因为剥夺其他人为其他类别投票的权利而激怒他人。撤销人们喜欢的东西有什么好处,即使它是有缺陷的?或者这样的想法已经过去了?

盲投,如何在影响着奥斯卡?

       我们用2个极佳的例子,来说说那些受到尊敬的艺术家和工匠,是如何被如今的半盲投票制度所轻视的?

       我们从被尊为当今最伟大的电影摄影师的迪金斯开始。再次重申:他已被业界同僚提名奥斯卡最佳电影摄影师14次,只在今天赢得一次。

       如果是由电影摄影师来决定最佳电影摄影师获奖者的话,那么有可能迄今为止,迪金斯已经获得了两到三座奥斯卡奖杯了,有可能分别是1994年的《肖申克的救赎》、2001年《缺席的人》和2012年的《大破天幕杀机》,因为这三部电影都得到了美国电影摄影师协会的认可。不幸的是,大多数投票人并非电影摄影师,也就是他们并不知道如何评估电影摄影艺术。相反,他们的投票几乎会受最佳影片提名名单和影片类别偏见所影响(一般而言,黑色电影会被认为和学院风格太不相同,更不要说包含在作品中的技术了)。加上华纳的公关对于此片实在不伤心,这让人很崩溃。

       备受推崇的作曲家托马斯·纽曼发现他也处于相同的处境。他曾13次获得最佳原创配乐提名和1次最佳原创歌曲提名,但他也尚未拿回一座奖杯。显然,他的同僚认为他的作品堪称典范,但是他所配乐并获得提名的影片并未收获相当的评论(2006年《德国好人》)或足够庄重(2004年《不幸历险》),因而未赢得学院成员的赏识。有次,他几乎有望获奖了,他所配乐的《美国丽人》(1999)这部影片最终赢得了最佳影片奖,但他再次和奖项错失交臂,《红色小提琴》拿下了最佳配乐奖。

以下技术人员也是奥斯卡遗珠:

安娜·贝尔摩 混音师

       1996年,《勇敢的心》使她成为第一个获得最佳混音提名的女性,但10次提名之后,她仍未拿回一个奖杯,电影有诸如《贝隆夫人》、《细细的红线》,以及最近09年的《星际迷航》。

凯文·奥康奈尔 混音师

       奥康奈尔在获得最佳混音奖之前,曾被提名20次。“虽然我认为我很有可能赢,但我不确定。这是我一生中最棒的感觉,”赢得该奖后他在后台说道。

维克多·杨 作曲家

       杨被提名奥斯卡奖22次,多次获得多项提名(1941年,他配乐的四部影片均被提名)。然而,该作曲家只拿过一次奖,在他56岁去世后,他为《环游世界80天》所做的配乐在1957年斩获了奥斯卡。
成都万物有灵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地址:成华区猛追湾横街99号世贸大厦12楼1-5号
邮箱:wwylys@163.com
电话:18349294396
座机:028-86055455

  • 微信_万物有灵
  • 微信_万物有灵